电阻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阻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iPad商标案事关规则无关伦理

发布时间:2020-02-12 19:44:23 阅读: 来源:电阻器厂家

就iPad商标,唯冠深圳公司认为苹果公司在获取时有欺诈行为。曾有报道说,唯冠欲在美国索赔20亿美元。坊间舆论一片哗然,很多人都认为唯冠狮子大开口,逮着个有钱的主,就要求若干若干。不过,后续报道称,唯冠方面“没有提出具体赔偿额”,唯冠“寻求的只是一个商业性质的合作,即把唯冠所有的中国大陆iPad商标权卖给苹果。”而有论者注意到,唯冠这个曾经的全球四大显示屏制造商之一,今天已经非常困顿,大部分资产已遭法院冻结,前主席杨荣山更是在2010年8月就被法院颁令破产。

一个是如日中天市值超过微软加英特尔的苹果,一个是日薄西山苦苦挣扎的唯冠。一个是风靡全球人人皆想拥有的苹果iPad电脑,一个是2000年出过概念产品且用的是老式显示器(CRT)最终不了了之的唯冠iPad电脑。唯冠自己做得一塌糊涂,却眼红苹果的巨大财富,想从中分一杯羹。国人自己实业上不争气,不老老实实秉着创新精神开发自己的东西,在这上面挖空心思搞钱,殊为可叹。这大抵就是有些论者的论调,极端的,甚至上升到国民素质劣根性问题上。

不过,可惜的是,如果非要说“劣根性”,大抵老外也颇有些劣根性。中国曾经有一本很有名的杂志名为《读者文摘》,发行量号称数百万之巨。1993年,碰到与美国《读者文摘》的法律纠纷,最终被迫更名为《读者》。我们能简单地说老美眼红中国版《读者文摘》的巨大市场份额么?

另外一个相当著名的和数字世界有关的品牌纠纷,就是腾讯的QQ。在早期,QQ并不叫QQ,而叫OICQ这个带有典型的C2C(Copy to China)风格的名字。腾讯也从来不否认,这款产品是在“山寨”美国的即时通讯软件ICQ。发展了几年后,远在大洋彼岸没有多少中国用户的ICQ认为OICQ侵犯了它的利益,在巨大的压力下,OICQ被迫改名为QQ。不过,时至今日,恐怕知道QQ的人远远比知道OICQ的人多得多。这个故事有一个比较有趣的结局:ICQ后来经营不利,试图出售,腾讯一度是竞购者之一。

不仅中国人和老外之间很有些品牌方面的纠纷,老外与老外之间,也一向是剑拔弩张,绝不是什么好好先生。谷歌旗下知名的邮件产品Gmail在德国就规规矩矩地叫做“Google Mail”,盖因德国早就有一个电邮服务商Gmail。谷歌为什么不买下这个德国电邮品牌呢?其实就是个“价格”。价格合适就买,价格不合适就拉倒。商业社会里,谈的都是利益,至于动机不动机,一来别人肚子里的东西,外人不好乱加揣摩,二来说穿了就是利益,商人不图利,就不是好的合格的商人。

至于唯冠不好好经营自己的实业,在品牌二字上大做文章,是不是有悖商业伦理呢?也不见得。在美国,大有一些所谓专利公司,做的就是专利囤积,然后伺机倒卖——这也算是一种“实业”吧。如果囤积专利还需要一些专业的技术知识,一般人还不会摆弄,那么,囤积域名倒买倒卖的“米虫”,这又算什么呢?这一行后来颇出了几个大佬,比如蔡文胜,还是不少人的偶像,我倒是不觉得,蔡先生有什么商业伦理问题。

市场经济是所谓的“规则经济”、“法律经济”,这一点已成为了大多数人的共识。但反过来想想,有规则的地方就会有市场——这话的意思是,总有人会靠“玩弄规则”为生,甚至玩出一个大市场来。中国古人对这一点是很有矛盾心态的。著名的“子产铸刑鼎”事件围绕的就是这样一个核心:该不该把规则(这个故事里就是法律)公之于众。反对者认为一旦公布规则,那就意味着有人要去玩弄规则,钻规则的空子,人心就此败坏。这种观点在后来的历史发展中,每个人都看到了,渐渐消没。而专门折腾法律规则的,更是发展出一个巨大的行业:律师业。你能说律师就是没有伦理的工种么?

平心而论,iPad这四个字母,本无意义(或商业价值),的确是苹果将之变成一个高价值的单词。但怎么也绕不过去的是,唯冠出手得早,且就各方报道来看,唯冠深圳并没有把大陆的iPad商标权给出售出去。如果这一点是事实的话,苹果要拿回在大陆的iPad商标权,就必须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这也就成了很多人的疑问:我辛辛苦苦让这四个字母成为财富,凭什么我还要为拥有它买单?不凭什么,市场规则,本来如此。

在我看来,这种事件,其实是和“全球化”有关的。一本名为《世界是平的》的畅销书,对全球化不乏溢美之词。我向来对一边倒的论著兴趣平平,草草翻过便算数。但这本书所注意到的现象:全球化在加剧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也正是因为全球化,才产生了一国商标品牌在另一国的通行问题。正常的国家都有自己的司法主权,在全球99%的地区卖得再好再知名,在剩下的1%地区,就得老老实实地先去拿下这个1%地区的通行证。你可以说是这是一种弊端,但恐怕这种弊端,在可见的未来里,还很难消除——它是要全球消灭国家这个概念为前提的。

有鉴于此,大名鼎鼎的Facebook已经着手做类似的准备工作,据称它在华注册了六十一个商标,坊间戏言“就差‘非死不可’没有注册了”。这样的事看似有些无聊,但却是必要的前提。

按规则办事,没按(在司法机关的认定下),就得事后付出代价。这是市场经济的铁律,和商业伦理、道德,没啥关系。

(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讲师)

衬氟离心泵

手术转运车

重庆亲子鉴定多少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