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阻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阻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新疆钢铁急流勇退已退3000余万吨钢铁产能摇臂轴

发布时间:2020-10-18 18:18:01 阅读: 来源:电阻器厂家

进入2015年第4季度,新疆钢铁业跌入“冰川期”。为规避风险,许多企业选择了停产歇业和半停产,个别企业甚至早在上半年就处于半停产状态;一些钢铁企业职工歇业轮休,收入受到极大影响。

正值“十二五”收官之年,该如何评价“十二五”期间新疆的钢铁产业?近日,《中国冶金报》记者采访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相关部门的一位官员。该官员表示:“‘十二五’期间,新疆钢铁行业投资热情高涨;随后,企业陷入产能过剩‘泥潭’,资金严重短缺,处于极度困难的境地不能自拔。”他说,“值得庆幸的是,部分企业在投资过热的情况下急流勇退。目前,新疆共退出了3000余万吨钢铁产能,不仅规避了投资风险,也为化解钢铁产能过剩做出了贡献。”

急流勇退是对企业和社会负责

该官员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近年来,《中国冶金报》等一些主流媒体和专家学者,本着对企业和社会负责的态度,曾多次发出预警和呼吁,指出新疆钢铁投资风险加大的趋势,建议分析企业“冲动扩张”带来的负面效应,理性对待无序竞争。然而,对于这些预警和呼吁,一些地方政府和企业非但没有理性对待,反而认为这是给发展的大好局面添乱,属于“不和谐的声音”,不少企业仍在“大干快上”。

“不过,也有企业能够理性对待,科学冷静地分析新疆的钢铁市场,急流勇退,果断地停止了项目投资,避免了重大投资失误。”他说。

以江西新余钢铁有限公司援助克州赣鑫300万吨高强度钢铁项目为例。该项目于2010年9月份开工奠基,是由江西省领导主抓的江西省产业援疆的重点项目。但随后,企业看到新疆投资的钢铁项目不断增多,产能远远超出了需求,就有意放缓了建设速度。期间,当地政府曾一再希望能够加快建设速度,为当地经济增添动力。但是企业始终没有为其所动,最终停止了项目建设,避免了重大损失。

随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的阿拉尔300万吨钢铁项目、第二师的丰泰冶铸钢铁300万吨钢铁项目、第十二师的天瑞100万吨合金钢项目、新疆昕昊达200万吨特种钢项目、呼图壁新疆新安特钢等300万吨钢铁项目、阿勒泰金昊铁业300万吨钢铁项目、富蕴县国恒100万吨钢铁项目等,都相继停建。

在一大批项目相继停建的同时,山东喀钢、新兴际华、南疆钢铁、昆仑钢铁、大安钢铁、昆玉钢铁、首钢伊犁钢铁等已经完成一期工程建设的钢铁项目,也对规划做了调整,果断压缩了后期的产能建设规模,仅此就压缩了钢铁产能1000余万吨,避免了更大的危机。值得一提的是,仅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就压缩产能1000万吨。

在当前钢铁行业形势极其严峻的背景下,那些积极退出的企业不仅为自身避免了重大损失,也为我国控制钢铁产能过剩做出了重要贡献。

“急流勇退不仅是一种智慧和勇气,更是对企业和社会负责的一种表现。有时候,急流勇退也是一种进步。”该官员说。

今年新疆钢铁行业的固定资产投资为零

据新疆自治区统计局提供的数据,今年前三季度,新疆黑色金属材料类的价格下降幅度扩大,受全区钢铁产能过剩、钢材价格走低等因素的影响,新疆钢铁企业钢材销售冷清,钢铁市场价格延续去年下行态势,钢材价格同比下降14.1%。

前几年,钢铁业成为拉动新疆固定资产投资的重点行业;而今年,钢铁行业的固定资产投资为零。年初,一家钢铁企业原本计划投几亿元资金完善100万吨钢铁配套项目,但是,看到不断恶化的市场走势,果断地停止了投资。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今年1月~8月份,新疆的累计粗钢产量数据同比减量为245万吨,同比较少30.47%,同比减量仅次于山西省(404万吨),排名第二,同比减幅在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排名第一。

新疆钢铁产业“十二五”期间的发展经历跌宕起伏,教训极其深刻,值得反思。该官员认为,发展应兼顾资源禀赋、环境容量、市场状况、国家产业政策等科学布局;同时,上项目应科学决策、慎重决策,善于听取各方面的意见,特别是要善于听取来自不同声音的意见,避免决策失误和一哄而上。

短评

天山”变“唐山”,需要深刻反思

不过短短几年,新疆钢铁产业就由供不应求转变为产能严重过剩,预计总产能超过5300万吨的大小20余个钢铁项目在新疆各地州市县纷纷“落户”,业内人士曾经担心的“天山”变“唐山”终于成了现实。如今,新疆3000余万吨钢铁产能在市场的倒逼下急流勇退当然是好事,但钢铁业乃至整个国家由此所付出的代价却是沉重的。“天山”变“唐山”的过程需要深刻反思。

如果把“天山”变“唐山”的原因完全归结到当前惨淡的市场,难免有些冤枉:同样是受市场环境影响,即使有区域市场出现产能过剩,却没有像新疆这样出现严重的区域性过剩的现象。更何况,新疆钢铁“投资热”集中出现在国内外经济形势已经发生重大变化的2010年到2013年前后。我们不禁要问,其中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过去,新疆钢材常年供不应求,钢材价格也在国内创出最高,最高时螺纹钢可以卖到近7000元/吨。正是火爆的钢材市场刺激了新疆的钢铁投资热情。2010年第一次全国对口支援新疆工作会议召开后,大批资金和项目投向新疆。

当时,地方层面利用优惠政策引进大项目和资金,并以此作为政绩和执政能力的体现;企业层面投资冲动爆棚,三四百万吨产能的钢铁企业,动辄就敢在当地做出1000万吨的规划;有的项目盲目决策,在没有论证、没有审批、没有市场、没有资源和交通保障的情况下仓促上马,其中不乏一些落后产能。

在这些背后,固然是市场供求关系的作用,但这种供求关系却是被各方对资源配置的非市场化干预所扭曲的、放大的供求关系,并最终驱动企业不顾市场规律盲目决策,违背了科学发展的要求。

然而,另一种声音却始终没有停止过。早在2004年,《中国冶金报》即在一版头条位置刊发记者调查报道,在国家宏观调控制止钢铁盲目投资热的背景下,对新疆仍把钢铁当作“金娃娃”提出警示;而从2010年开始,业内有识之士在包括《中国冶金报》等主流媒体上发表的有关警惕新疆钢铁产能盲目建设和产能过剩的声音更是不绝于耳。可惜的是,这些声音,都被“大干快上”的声浪所淹没。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在新疆钢铁行业的实践中得到了充分的验证。今天,一批钢铁企业选择停建新疆钢铁项目,或对项目规划进行调整,使3000余万吨钢铁产能退出市场,正是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充分发挥的体现。今后,怎样化解过剩产能,怎样走上可持续的发展道理,仍然考验着新疆钢铁产业。如何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仍是各级政府和企业待交的问卷。

当前,产能严重过剩、产业集中度过低已成为钢铁行业诸多问题的症结所在,“压产能,控产量”是钢铁行业实现健康发展必须迈过的“坎”。所以,从长远看,新疆钢铁产能的退出并不是坏事,这是市场机制下行业发展的必然选择。更重要的是,相关政府部门和企业已经充分认识到了这一点,并且在积极实践,这对进一步优化钢铁行业的运营环境,加速企业和行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微信投票怎么收费

甲醛检测公司

果园打药机

99式特警作战棉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