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阻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阻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aocku02w

发布时间:2021-01-20 05:58:40 阅读: 来源:电阻器厂家

字数:99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四章:英雄之墓

「你们急着离开吗?不急的话我们多聊会吧?」话是这样说,但在场根本就没人敢拒绝阿,身材高大的死亡之王只要用手捉住任何生灵,那生灵就只有一个下场――死,而且那骨头比钻石还坚硬,在场也没人打得过他。

「对了,你们会很在意同伴的死活吗?这个空间只有我在的这个范围内,那些『野生』的魔兽才不敢靠近……你们要不要多找几个人来,人多点才热闹嘛!」

闻言,涅瓦洛与肯恩相视而苦笑,这傢伙从刚才到现在一点死亡之王的威严都没有,听见这话之后他们才起身,往船骸的方向走去。

「那么我们先去找人了。」

死亡之王朝他们挥了挥手,如果他脸上有皮肉的话现在应该是在笑吧……

似乎没有事情可以做了,他直接放松身体躺在海巖上看起来就像一具屍骸,如果这傢伙没有异常的身高和长相的话,恐怕没人相信他是当年那位光是提起名字都会让人做恶梦的死亡之王……

肯恩悄悄地捏了把冷汗,目前这样看来死亡之王应该对他们没有敌意,不过在离开这里之前一切都不敢保证。而且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有多深,就算真可以突破那层神器屏障也不代表可以离开这里,就算抱着女妖往上游,恐怕还没到水面他们就已经溺死了。

涅瓦洛正在想的是另外一件事,他这时才注意到这是一个南海女妖可以自由进出的空间,也就是说离开死亡之王的身边反而更加危险……

因此他老早就放出「耳目」去寻找生还者,不过找到的却只有几具新鲜的屍体。

看起来就像穿着斗篷一样的西贝瑞丝望着那些摔死的傢伙猛吞口水,但是没有主人的同意她根本不能离开主人的身边,更别说是去吸血或吃肉了,而这时涅瓦洛的大拇指上的伤口也已经凝固,对於西贝瑞丝那近乎恳求的眼神他只能当作没看到。

「话说你怎么一直抱着那东西?」涅瓦洛站在破碎的甲板上,望着独自走在下方的肯恩,他的两只猫都领命去四周寻找生还者了,而他似乎认为在涅瓦洛身边很安全所以才会一副看起来不设防的样子,而他手中从头到尾都抱着所谓的藏宝盒。

「这种东西还是随身携带比较好,别看它这样,再怎么样也是只魔兽,一个不注意它就会从身旁溜走的。」

他现在看起来就跟那些视钱如命的小商人没什么两样,不过怀里的东西来头可一点都不小,换一个资深的死灵法师来,也会有跟他同样的反应。

「要不然……你跟它订契约?搞不好它还会帮你生魔晶石。」

「别开玩笑了!魔兽一般来说体内只会有一颗魔晶石,被取出魔晶石的魔兽都活不了多久,而且魔兽的繁殖能力都很低落,人工培育的品种凝聚的魔晶石品质还差的可以……

再说这傢伙也没什么战力,我跟它订契约不是吃饱了太闲,还要浪费我一堆钱。「听这话涅瓦洛才知道自己有多无知了。

「那订一次契约要花多少钱?」

肯恩很随意的比出了两根手指头,在涅瓦洛的面前晃了晃:「不多,两千希尔商业联盟货币。」

「两千希尔商业联盟货币是多少?」显然涅瓦洛并没有这方面的概念,这货币从几百年前就开始发行,只不过每个时代在每个地区的价值都会有所变动,由於希尔商业联盟是由数十个小国组成,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货币,为了交易方便他们才实施这样的制度,如今这货币在其它国家的重要城镇几乎都通用。

「呃……大概四万安托琪莉亚港金币吧?」肯恩稍微换算了一下,说出了一个涅瓦洛比较容易理解的答案,不过这个答案却把涅瓦洛吓得半死。

「四万金币?!」这可不是一笔小钱,四万金币足够绝大多数的普通家庭吃一辈子了,奢侈一点买个豪宅来住住也不是问题,涅瓦洛下意识看向西贝瑞丝脖子上那条看起来不怎么样的项炼,这才知道原来这东西这么贵。

「这是强制契约才这么贵,普通契约只要一、两千金币就可以买到,如果自己做的话材料费用大概八百金币吧?不过那只能驯服真心追随你的魔兽,训练一头魔兽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为了训练戴奥莉亚和辛维娜就耗费了我不少『精力』阿!」

「你那种训练方式当然耗费『精力』……」涅瓦洛想是这样想但没有把话说出来,也因为肯恩的关系涅瓦洛从今以后,对唤兽师这个职业的印象就「不是很好」。

肯恩才刚要说话,涅瓦洛忽然一跃而上,一手反握长刀一手反握匕首做出了「蛇咬」的动作,只不过这蛇牙一长一短看起来相当怪异……猛地扑向肯恩看不见的转角处,接着就传来女妖可怕的嘶吼声。

肯恩马上找位置蹲好,这时候他除了躲之外没有其它选择,他本身并没有什么太出色的战力,对女妖的诱惑更是没有抵抗力,让这傢伙直接对抗女妖就跟送点心到女妖面前是没有太大差别的。

但这也不代表他就毫无作为,他找了几块残骸把自己藏起来,并且盘腿坐在地上闭上了双眼嘴里念念有词,他正在施展唤兽师独有的咒术:「锁定、契约、血性、本能、解放:时限。」

正在四处奔驰的戴奥莉亚和辛维娜忽然感受到力量涌入身体,隐藏在胸口之下的魔晶石正在沸腾,她们的瞳孔散发出血红色的光芒,而身上的肌肉也有明显的膨胀,奔驰的速度硬生生被提高了三倍,一黑一灰两道残影从两个不同的方向跃过大量的船骸、残骸,往涅瓦洛的战场奔驰而去。

这时涅瓦洛正陷入苦战之中,因为周围的东西包括地板彷彿地震一般摇晃着,而眼前的女妖虽然只有两道幻影,在这种情况下他却难以分辨真假,更可怕的是就连放出「耳目」也没办法突破困境。

而西贝瑞丝宁愿违反契约而全身无力瘫软在一旁,也不愿帮助涅瓦洛攻击自己的同族,对此涅瓦洛并不敢到意外、失望、愤怒,反而他觉得这才是她正确的反应,毕竟他们两个才刚「认识」不久,只是有那么点肉体上的关系罢了。

真正让涅瓦洛惊恐的是眼前这个深海女妖,似乎跟一般的女妖不太一样,她竟然懂得使用元素系的咒语来牵制敌人,地板上积蓄的海水忽然变成水球浮起,让奔驰中的涅瓦洛一脚踢上,虽然不至於致命,但异常黏稠的海水却严重拖慢了他的速度,而一慢下来就有更多的水球往他身上砸,让他狼狈不堪。

用斗气硬是劈开一颗水球,只有这么做才能驱散掉控制水球的魔力,如果直接用长刀劈的话,这水球会直接附着在长刀上,看起来就像是一把沾满了鼻涕的武器。

涅瓦洛正想要开口喊些什么,就看到两道速度惊人的身影像炮弹一样从半空中坠落,於是他改将刀收回刀鞘之中……只见女妖发出了一声让人耳朵发疼的惨叫,两只母猫在落地的瞬间也驱散了两道幻影,女妖正在抖动的身体忽然四分五裂,爆开的本体之中掉出了一颗手掌大小的扁形魔晶石。

「真是惊人……」那两头母猫此刻已经没有任何妩媚的气息,无论是站在地上的双腿还是摆在身旁的前肢都有明显的肌肉线条,而背部的毛也都竖了起来,加上那散发着血红色光芒的双眼,她们比涅瓦洛更像是狂暴战士……

现在涅瓦洛终於明白,除非靠偷袭的方式,不然现在的他要打赢肯恩跟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两只猫现在的状况来看,其中一只他都打不赢更不用说是两只一起来,那种速度和爆发力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你们刚刚干什么去了?」死亡之王似乎刚睡醒,望着两个从远处走回来的年轻人,说话的时候语气有点懒和而且无力。

「找人。」对於这老人家的健忘能力,涅瓦洛还是感到相当佩服的。

「那……人呢?」

「没找到。」

「喔……大概是被她们,不对……」死亡之王先是指着两只母猫,接着思考了一下之后才转而指向涅瓦洛身旁的西贝瑞丝,说道:「大概是被她的同伴吃掉了,这一两百年来好像不断上演这样的戏码……

这些野生的魔兽不敢靠近我,所以在我身边会比较安全一点。「

惨就惨在每个人看到他就吓得半死了,更不用说是待在他的身边,也只有涅瓦洛和肯恩这两个异类才肯陪他老人家聊天。

「对了,你们要离开的话,让这位小兄弟把墙壁撑开应该就可以了。」

死亡之王伸手指着涅瓦洛,而这句话也让两人愣住了,他们不久前才在烦恼该怎么开口询问离开的方法,没想到这老人家主动告诉他们了。

涅瓦洛先是道谢了一句之后,才开口询问:

「有什么事情是我可以帮忙的?」他可不是傻子,死亡之王会这样热心肯定有什么原因,如果不是阴谋就应该是有事相求。

「的确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请说。」

那一瞬间,无论是在场的两人还是母猫、女妖,都感受到一股庞大的精神压力,彷彿有一块巨岩压在他们身上让人喘不过气来,死亡之王充满空洞的双眼之中充满浓厚的杀意,令在场的所有生灵都不自主地颤抖。

「德瑞克特,你们的大魔导师,我的敌人、同族,帮我杀了他……」

无论死亡之王有没有那个意思,但此刻他散发出来的气势根本让人难以拒绝,最后涅瓦洛也只能硬着头皮点头答应。

在他答应之后那股可怕的气势才终於消失,两人的身上都冒出了不少冷汗,而西贝瑞丝则是害怕地躲在涅瓦洛的身后,这一放松下来也让人莫名其妙地感到有些胃痛,身上的肌肉也有些僵硬……

就这样,死亡之王允许他们离开了,没有签订任何形式的契约,他彷彿笃定涅瓦洛一定会为他报仇似的。虽然感到疑惑但他们也没有多问,开始讨论如何离开这个鬼地方,涅瓦洛毫无头绪,而肯恩在看到那一堆船骸之后很快就有了头绪。

将两座弩炮朝上架好,两人两猫吃力地将那粗重的箭矢放上弩炮,肯恩将两只母猫收回自己的手环里改将女妖唤了出来,而涅瓦洛则忙着将肯恩和他的藏宝合绑在弩炮的弩箭上,肯恩本人则不断念咒帮两支弩炮简单附魔:「排斥、液体、无阻」,这至少可以让弩箭多上升超过两倍的距离。

涅瓦洛试着用手去处碰屏障,没想到他的手很轻易的就穿过去了,於是他用死亡之王所说的方法在肯恩的弩炮前撕开了一个大洞,神奇的是屏障开了这么一个洞,那些海水还是没有涌进来,而屏障会随着时间复原,所以涅瓦洛要加紧脚步。

「准备好了吗?」涅瓦洛蹲在弩炮后方,随时准备发射。

「好……等一下!绑成这样等一下要怎么……啊――!」

「咻!」的一声,整支弩炮都在震动,伴随着一声杀猪般的惨叫,绑着肯恩的弩箭直接被射入海中,很快就变成了不显眼的一小点。

「他刚才说什么去了?」老实说涅瓦洛没听清楚,他很快用一样的方法在屏障上挖了个洞,自己站在弩炮上将长刀刺穿了箭头下来一点的位置,双手紧握着刀柄回头往后一看……

「西贝瑞丝,对……就是那个……」他开始指挥西贝瑞丝怎么启动弩炮,而女妖对这东西感到相当好奇,开始东摸摸西摸摸,在涅瓦洛的鼓励之下终於找到了开关,然后她就很讶异地看着涅瓦洛的身影随着射出的弩矢消失在眼前。

肯恩在海中疯狂挣扎,他觉得自己就快要没气了,而且失去前进力量的弩矢竟然开始往下沉,他不禁在心中悲叹……

难道人生就要到此结束?

涅瓦洛激发斗气,硬生生将身下的弩矢劈开,而他的身体因为惯性仍继续向前冲去,顺手两刀就将固定肯恩和藏宝盒的绳子劈断,而他本人先前就强调过自己不会游泳,所以在做完这一切动作之后就溺水了……

女妖芙妮被迫拖着两个男人往海面游去,虽然她一脸不甘而且吃力无比,但在肯恩的强迫下也不得不低头,尤其是那颗高阶女妖掉落的魔晶石,那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诱人了。肯恩则是暗自庆幸这个女妖看得懂他的比手画脚,要不然他们都得溺死在这个该死的地方。

隔天……

当涅瓦洛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西贝瑞丝正一脸不高兴地坐在他的身旁,原本她以为自己可以自由了,没想到身体随着涅瓦洛的远离也开始不受控制,用相当缓慢的速度往涅瓦洛的离开方向拖行,她挣扎了两小时之后就放弃了。

涅瓦洛大概知道为什么她不高兴,伸手过去想摸摸她的头,没想到她马上抓住这手就用力咬了下去……虽然不会流血但还是蛮痛的,涅瓦洛惨呼一声马上把手抽了出来,而西贝瑞丝则继续作势想要咬他的样子。

「你意识越清醒,对唤兽的控制力就越强,当然就算你昏迷了她也不能对你怎么样就是了。」看西贝瑞丝一副凶猛的模样,肯恩忍不住笑了一下,这也是当初他愿意把西贝瑞丝让给涅瓦洛的原因之一,除了养两只女妖可能会让人精尽人亡之外,也是因为这只女妖的能力和年纪都不如芙妮,个性也比较难掌控。

至於他是怎么看出来的……唤兽师有一套鑑定魔兽的方法,能够大概了解魔兽的年纪、特化能力的实力、还有个性值落在什么样的位置,至於如何鑑定和鑑定的方法就说来话长了,改日再说吧……

「这里是哪里?」涅瓦洛走在沙滩上,一面闪避着西贝瑞丝的攻击,一面走到肯恩的身旁坐下,只见堆起来的石块底下有火再加温,而堆起来的石块上方是一块不知从何而来的石版,石版上方有着一片大树叶,树叶上头则煎着一块涅瓦洛从来没看过的肉,而且他这辈子没看过这么丑的肉。

接着他就看到被肯恩放在一旁的两片贝壳,还有一颗躺在贝壳之中的金黄色魔晶石,涅瓦洛猜想:「这傢伙该不会是把那东西给煮了吧……?」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英雄之墓』!英雄们与死亡之王最后的决战之地,死亡之王被封印在底下,而这里理所当然就是『英雄之墓』。」

第三十五章:安卓狄亚斯(二)

此时此刻,距离安托琪莉亚港相当遥远的万云帝国首都――邱贝利斯……

邱贝利斯发生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那是一起相当离奇的奸杀命案,就发生在邱贝利斯的光耀广场上。根据目击者的说法,事发时间应该是深夜,受害者是安德西夫公爵的女儿,而犯人疑似是帝国亲卫队的队长――安卓狄亚斯。

光耀广场已经被四个审案官给封锁,六个出入口都被巨大的狂风屏障给堵住,除了审判庭的官员之外任何人一律不得进入,而在老国王的命令之下,就连已经抓狂到想要拿刀杀人的安德西夫公爵都暂时没有见女儿最后一面的权利。

现在每天都有民众聚在狂风屏障外围观,大街小巷里都在讨论着这件命案,无论结果如何,安卓狄亚斯的洁白形象算是留下了汙点。

审案官跟一般的咒语学术士不太一样,他们并不专精於某些领域上的研究,只要是任何有助於找到线索或破案的技术,他们都必须学习,而穿着也跟一般的咒语学术士不太一样,他们不穿长袍也不穿战袍,他们的穿着跟暗杀者非常相似,绝对不会掉毛也不容易染尘的布料包紧全身,大大小小的工具挂满了腰间、大腿和手臂。

一辆破损的马车就停在广场的边缘,马伕从头被一分为二的屍体就倒在广场冰冷的地面上,而石制的地面和精緻的马车上都染着乾固的暗红色血液,破碎的内脏则飞得比血迹更加遥远,这很显然是被斗气破坏过的痕迹。

而两名身材高大的骑士也都拿着自己的兵器倒在地上,一个没了头而另一个被贯穿了心脏,这两人应该是保镳,但他们的实力显然远远不如敌人,完全没有在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为车伕和小姐争取到时间。

从现场的打斗痕迹来看,凶手应该是单独行动。

老迈的审案官走到马车旁,戴着洁白的手套挪动躺在地上的那颗头,米黄色的秀发上沾满了血迹,而原本美丽可爱的脸庞也因为恐惧和痛苦而扭曲,而脖子上的切口似乎也是被人用斗气切开的,看上去残破不堪。

而女孩的身体就趴在马车里,撕碎的衣服被扔到一旁,失去血色的皮肤上到处都是伤痕,高高翘起的臀部上沾满了血迹,大腿内侧有明显被奸淫过的痕迹。

「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杀害一个手无寸铁的人,需要用到斗气?」

刚听见目击者的说法,指出凶手很可能是安卓狄亚斯时,他老人家打从心底不信,凭他亲卫队长这种超然的身分,要得到这姑娘的身体还不难吗?

就算安卓狄亚斯跟公爵有什么深仇大恨,也不会用这种极端的手法报复,至少奸杀一个人也不会有人傻到亲自上阵……那么这事情的原因就很明显了,想必是有人想要陷害安卓狄亚斯所以才这么做。

但是有一点让这个老审查官有点在意……那就是这个脑袋后方的头皮上,有一条并不怎么明显的缝合痕迹,难道这个姑娘年轻的时候有受过伤吗?

几天后,审判庭上,安卓狄亚斯一身笔挺的军服站在被告人的位置上,他闭着双眼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也许是在思考着什么。

审判官翻阅着手中的资料,仔细看清每一个字,枯瘦的手指在纸上滑动时发出的细微声响传遍了整个大厅,虽然坐位上早已经挤满了人却没有人发出任何一点声音,而安德西夫公爵则颓废地瘫在椅子上椅子上,这短短的几天内他好想老了十几二十岁。

毕竟……那是可是他最心爱的宝贝女儿,还来不及为她完成任何梦想,竟然就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了人世。他恨透了站在被告位置上的那个男人,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的话,他肯定会冲上去杀了那个该死的傢伙!

「安卓狄亚斯,事发当天晚上你人在何处?」

好一阵子之后审判官终於放下了手中的资料,一开口就问了这么一个问题,而在他说话的瞬间,一个複杂无比的魔法阵也忽然出现在安卓狄亚斯的脚下。

「皇宫外的住处,我正在跟我的部下商量事情。」

而且是很不得了的事情……安卓狄亚斯仍旧闭着双眼,不过他的声音非常洪亮,足够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

「有人指出犯人就是你,而根据谎言测试的结果,这些平民都没有说谎,你有没有办法证明当天你不在现场?」

「没办法。」因为任何认识的人都没办法当证人,而且当时他们正在商讨的事情绝对不能公开,行踪也一定要足够隐密,更不可能有人能目击到他在何处出现。

「好……能告诉我你的动机是什么吗?」

如果一般人听见他这么问肯定会愣住,但安卓狄亚斯轻轻吐了一口气之后就张开了眼睛,那碧绿色如宝石一般的瞳孔先是凝视审判官一会儿,接着他转过头去望向坐在坐位上的每一个人,最后把视线落在那充满恨意的安德西夫公爵身上,莫名其妙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她并不是我杀的。」原本审判官想接着问下一个问题,但安卓狄亚斯马上就开口接着说道:「我没有杀害安德西夫公爵的骑士,没有杀害他的马夫,也没有侵犯蒂露小姐的身体,更没有用任何方法砍下她的头。」

当他说完这些话之后,审判官盯着地板上的魔法阵看了两秒,谎言测试并没有任何的异常,安卓狄亚斯说的任何一句话似乎都是实话。

「那么……在现场找到的,嗯……这封信是你寄的吧?」审判官挥了挥手,让人把一封信小心翼翼地放在安卓狄亚斯的面前,把信的内容物拿了出来,在不让被告者碰到的情况下让他一一过目。

「是我寄的。」

「是什么样的事情,你不能在信上说明,一定要约她见面?」

「这我还不能说,请见谅。」

原本审判官想说点什么,想了想之后还是勾勾手指,让人把目击者给带上来,那平民畏畏惧惧地被人从侧门带了进来,在场的人超过一半都是贵族,而眼前的安卓狄亚斯更是他惹不起的对像,这里几乎每个人都能让他心生畏惧。

「你仔细看看,当时犯案的就是这个人吗?」

仔细瞧了一阵子之后,平民才用力点头说道:「没错……就是他。」

「说吧……你收了多少钱?」审判官在说话之前,安卓狄亚斯忽然举手,在审判官的同意之下对着一旁的目击者说了这么一句话,那平民吓了一大跳,慌乱地摇头嘴里说着「没有」,但他脚下的魔法阵马上就变成了红色。

「说实话!」审判官怒喝道,平民马上就大惊失色。

平民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而安卓狄亚斯又一次举起了他的手,审判官在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同意他发言,只见他转过头去望着那位平民,问道:

「当时,那个你认为是我的人,在犯案之后希望你能出庭指证他,对吧?但事实上你没有看清楚他的长相,而他自称是我,所以你就认为犯案的是我,对吧?」安卓狄亚斯说话非常平和,比起质问更像是在跟平民聊天。

「呃……是……」

这时安卓狄亚斯忽然抬起自己的手,用力一挥说道:「在场的各位抱歉了!审判庭的出入口已经被亲卫队封锁,希望任何人能待到整场判决结束。」

他话才刚说完,审判庭的大门就被重重关上,有两个穿着亲卫队装甲的人就站在门的两侧,阻止想离开的任何人。

这么做让很多人感到不满以及威胁,审判官的脸更是臭到不行,安卓狄亚斯这么做似乎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是什么理由让你封锁我的审判庭?亲卫队可没有这等权利。」

「国王陛下同意我这么做……不过只要我敢威胁到在场各位的性命,就会马上丧失亲卫队长的职务,至於细节上头写得很清楚,请审判官过目。」

安卓狄亚斯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卷轴放在审查官手上,让他转交给审判官。

审判官过目之后也只能无奈地点头,而在场刚出现的一阵骚动也马上平息,既然这是国王的意思他们就不能违抗,而且这个命令并没有违反王国的法律。

「审判官,我忽然想起有个人可以当我的证人,而他就在现场,能不能……」

安卓狄亚斯徵求审判官的同意之后,才转过身望向人群,说道:「我希望能为我作证的人是,蒂露小姐的原未婚夫――席恩男爵。」

席恩从人群中站了起来,脸色显得相当难看,但此刻他不得不走到审判官的面前,无论是否同意为安卓狄亚斯作证,他都得这么做。

在他走到之前,安卓狄亚斯再度举起了手,说道:「我个人认为席恩男爵能证明我的清白,原因很简单……

我不知道杀蒂露小姐的人是谁,但侵犯蒂露小姐的人肯定是他。「

「你……」席恩脸色苍白,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审判官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转头望着席恩说道:「虽然这不符合流程,但你有反驳被告说法的权利,请说吧。」

「安卓狄亚斯亲卫队长,我何你无怨无仇,为什么要这样说?!」

「我确实和你没有什么仇恨,但你和蒂露小姐有没有什么恩怨我就不清楚了,而且我比较想听你反驳我的说法,而不是讨论我们之间有没有仇恨。」

安卓狄亚斯的意思很简单,这摆明了叫他别转移话题,听见这话的他怒视着安卓狄亚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说吧!告诉在场的各位,你有没有侵犯蒂露小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席恩男爵正不断地冒着冷汗,很快的不用他开口地板上的魔法阵就变成了红色,安德西夫公爵错愕地望着这个女儿的原未婚夫,现在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搞得非常混乱。

「你们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件事情是我做的,而且我们两人的长相差这么多,只要是眼睛正常的人都不会认错吧?!是吧?!」

就在这个时候,原先封锁现场的老审查官忽然推开侧门走了进来,他带着雪白色的手套,手中捧着一个精緻的木箱走到审判官的面前,将箱子打开展示出箱子里的东西,说道:「这是在席恩男爵的宅邸找到的,也许这能成为证物?」

「席恩男爵,请你解释。」审判官望着箱子里的东西,那是一顶假发、假脸皮、手套和斗篷,还有一双穿了可以垫高的鞋子……

「这……我……」

这时现场忽然传出一阵的骚动,席恩男爵望着箱子里的东西心中紧张万分,但他不知道骚动并不是因为这个证物而引起……

安德西夫公爵望着这个从另一边侧门走进来的人,当她把身上的斗篷脱下的时候,他还没从椅子上跳起,眼泪就已经从眼角处流了下来……

席恩男爵忽然感觉有人在拍他的肩膀,而安卓狄亚斯也满脸笑容地指着他的身后,他才转过头去……

但那张映入眼帘的脸蛋却让他彷彿被雷直击脑门一般,眼眶睁大而瞳孔缩小,整个人一阵抽蓄之后往后倒下,一面叫喊着一面向后爬……

「你……你不是死了?!别过来……别过来啊!」

「还我命来……」

那个满身是血而且一脸苍白的女孩自然是蒂露,她沾满了鲜血的手抹得席恩满脸血红,这个神经紧绷的傢伙在疯狂喊了一些足以定罪的台词之后就晕了过去。

而女孩则蹲在这个傢伙身旁,用力拍了拍他的脸颊,确定他是真了晕了之后才站起身来,狠狠踢了这个罪犯一脚。

「什么嘛……这样就晕倒了,真无趣!」

看着女儿若无其事地把手上的血给擦乾净,安德西夫公爵像个孩子一样忽然哭了出来,冲上前用力抱住了自己的女儿。

「审判官,你手上那封信是我为了救蒂露小姐才写的,还好我有及时发现席恩男爵的阴谋才没有酿成悲剧。」说着,见审判官在纸上签了一串字,并盖了印章之后他才走下被告的位置,往重聚的父女的方向走去。

安德西夫公爵轻轻推开了女儿,再次确认女儿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之后,才望向走来的安卓狄亚斯,问道:「如果我女儿在这……那被杀害的人又是谁?」

「那是我从外地买来研究的死灵傀儡,只不过把它化妆成蒂露小姐的样子罢了。」听见这话,安德西夫公爵愣住了,那这么说来……那个已经被扛下去的席恩强奸的不就是……

这个答案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女军官穿着亲卫队的铠甲,头上却没有戴着头盔,露出米盘在脑后的黄色秀发,以及带了点中性气质的美丽脸蛋,一条明显的伤痕从左边的脸颊一直到左边嘴角下,这条伤痕让她少了点美艳却多了威严。

见到安卓狄亚斯从审判庭里走出来,她马上走到长官的身边,低声说道:「队长,属下无能,无法得知这起事件是谁指使的……」

「没关系,先说说关於『沼泽之塔』的事情。」

「是,『沼泽之塔』的团长已经回到总部,而『容器』也已经加入『沼泽之塔』了,如您所料……

『沼泽之塔』团长的护身神器确实触发了『容器』体内的古老封印阵,现在『容器』并无失控的危险。

「而『沼泽之塔』位於邱贝利斯里的三名骑士,已经被属下给解决掉了……

很快他们就会知道潜入邱贝利斯是一件不明智的事情。「

「没有受伤吧?」听见这话,她先是愣了一下之后才回答一句「没有」,得到回应之后安卓狄亚斯轻轻地亲吻了一下她左脸上的伤痕,才说道:「这件事情你办得很好,帮了我一个大忙。」

而女军官的脸已经红成了一片。

下章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纵剑仙界破解版

巨刃破解版

多彩网app最新版下载

联众游戏游戏大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