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阻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阻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千年古棺僵尸复活之夜-【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20:27 阅读: 来源:电阻器厂家

建筑工地挖出一具千年古棺!”这个爆炸性的新闻在这座不大的城市传开了。

来自全国各地的考古专家闻说,纷纷兴奋的涌向这座城市,齐聚在这具古老的棺材旁。棺材因为年代久远,黑色的木头已显出斑斑红色杂质,像血一样暗红的奇怪杂质。好比一个人死去多时,脸开始腐烂时出现的那种恶心斑驳。最让人感到困惑的是棺材的顶盖上留着五个奇怪的爪印,像是猫抓的,又不像。爪印又长又深,深得像是有谁想要将这具棺木抓烂,即使手断掉也无所谓。那些专家摇头摆脑,因为,谁也猜不出这具棺材的具体年代和来历,众说纷纭。但大家都一致认为,这里面葬着的一定不会是古代的官宦或贵人,因为这样一具普通的棺材只配装老百姓。为了证明这个结论,于是有人提议将这具棺木打开,看看里面会不会藏着人们想要的答案。奇怪的很,棺盖和棺身像附着两块磁铁,任凭人们鼓足了劲,哪怕腮帮子都鼓出来了,还是没法将棺盖掀开。只好去找撬棺的工具。

不一会,撬棺的人和工具都一起来了。“一,二,三——”工人们喊着口号,使出全身的力气正准备将棺木掀翻,使真相大白与众人眼前时,一个人发疯似的跑到了棺木旁,用自己的身躯挡在棺材前。

那人脸上露出怪异的微笑,眼睛里泛着一个贪财人在见到诸多金银珠宝时才有的亮光。他动情地抚摸着这口黑色的棺材,脸贴着这口令人寒颤的棺材,就差没有给它深情一吻。他的表情是那样兴奋和激动,让周围的人既吃惊又愤怒,大骂“变态!”。人们一拥而上,想将这个疯子扔出门外。这个疯子却突然大笑起来,嘴里叫着“这一切都是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众人更加愤怒,有人恨不得将这个变态抓住一阵暴打,好让他清醒清醒。人群中有人认识这个疯狂的人,说“这不是文化馆的馆长吗?!”字串1

精神病院的车开来了,拉走了那个文化馆馆长。可此时屋里的人们呆若木鸡,各怀心事,他们愣住了,更多的是疑惑和害怕。因为,馆长在被抓进车里时说了一句令他们不寒而栗的话。僵尸真的存在,而且即将复活!

再也没有谁敢大胆提出要打开棺木,人们只是小心翼翼地问着对方,征求别人的意见。好奇心驱使人们想将这具棺材打开,但当它们准备动手时,恐惧感又占了上方。终于有人发话,不如先将这具棺材放着,等讨论研究以后再做决定。人们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随声附和。

棺材被放在旧文化馆的一间小屋里。因为旧文化馆里除了存放着一些历史资料以外,工作人员早搬去了新文化馆,只留下一个看门的。不过,那位疯了的文化馆长在没疯掉之前倒是很喜欢往旧文化馆里跑,秘密地做着什么研究。字串4

文化馆长最后那句话使整个城市沸腾了起来,人们议论纷纷,越说越离谱,说什么的都有。吹得是天花乱坠,好象世界末日已隔不远。那些胆小的人躲在家里,连门都不敢出。为了安定民心,各个专家纷纷走进电视台,发表自己的见解,反正意思是说那件事根本不可能真的发生,压根就是一个疯子吐出来的疯话。人们胆战的心总算有了些安慰。

玉强是一所中学的学生,平时喜欢冒险,有一特别爱好,就是看鬼片。看了好多年,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已经麻木了,就算有鬼真的站在他面前,他也敢用笤帚打它。不过,每当他这句话一出口,就免不了遭人“嘘——”,恨不得他真想跑到坟墓里去抓一只鬼,再把那只鬼痛打一顿才解气。

这几天,玉强上课总是心不在焉,想着关于馆长最后那句话。他纳闷,冯伯伯为什么要那样说呢?平时的他很正常啊!和蔼可亲,有问题找他,他总是热情的给自己讲解,怎么会突然“疯”掉呢?原来,玉强家和那个馆长家是邻居,平时两家的交情不错。玉强就利用上课时间纳闷着,突然,他想到了。他记得冯伯伯曾经对他说过,他在研究一件事情,不过,现在还不能告诉他到底是什么事情。

放学后,玉强兴奋的找来自己几个爱冒险的朋友,告诉他们自己想要去旧文化馆一探究竟。那几个爱冒险的朋友听玉强这么一说,也来了精神,商量着星期五一放学就动手。字串6

等啊,盼啊,玉强和那几个味道相同的朋友终于等来了星期五的下午放学。字串4

旧文化馆因为废弃多时,很少有人进出,呈现出灰不溜湫的状态,死气沉沉,让人不禁联想到教堂。玉强他们刚走到门口,就被那个看门的拦住了。只见那个看门的坐在放棺材的那间小屋外,板着个脸,翘着个二郎腿,阴沉地问到:“你们现在来做什么?”玉强他们说“来找资料的,没办法,明天学校急着要。”看门的手一挥,说:“行,快点出来,等会我还要去吃晚饭。”玉强他们连声应到“行,行,行。”

进了馆里,玉强感叹到“那看门的简直就是我的偶像,和棺材做伴还这么安逸,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其他几位也连声附和“是啊,是啊 ̄”。其实他们不知道,这位看门的因为那具棺材受了邪气。

每间屋子的门口都挂着一个小牌,说明着这间房是做什么的。玉强来过文化馆,他们径自走到了馆长室。馆长室在走廊的尽头。门一推,就开了。办公桌上堆着一大叠资料,上了灰,因为馆长疯后再也没有人碰过。屋子的一半几乎都被书架包围,放着许多书。玉强拿起一本书,拍了拍上面的灰尘,书面上印着四个字,是玉强从没见过的字体,根本分不清上面写着什么,问其他三个人,他们也说不知道。打开那本书,他们更懵了,这都是些什么字啊,密密麻麻,歪歪扭扭,看得人的脸也跟着麻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本书是有人手工完成的,因为同样的字出现的大小规格不大一样。四个人开始兴奋起来,难道这本书,就是馆长一直在研究的那个秘密?字串8

四人分头行动,比赛看谁最先找到线索。于是,满屋子都是刷刷的纸页翻动的声音,和一鼻子呛人的灰尘味。不知不觉中,天暗了下来。不过四人早有准备,拿出手电继续寻找着,不找出个原由,他们是不会罢休的。或者说是无形中有一股力量牵引着他们,让他们继续找下去。

突然,玉强在一堆资料中抬起头来,皱着眉疑问到:“那看门的怎么不来催我们啊?”除了小言外,其他二人也抬起头来,看了看表,啊,已经十点半了。玉强走出门外,想要去看看那个看门的在做什么。走到门口,他发现对面有一件奇怪的东西,像是房间的门,但更像一个柜子。柜子的两扇门用铁锁锁着,就像古代的人用来锁箱子的那种。“奇怪,来的时候怎么没有……也许有吧,是自己没注意。”玉强有些紧张了,但还是一个劲儿安慰自己。他用手电照了照那个柜子,柜子上好象刻着字。他走近了,想看清楚上面写着什么。这一看,让他的心差点从肚子里跳了出来。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2000年12月29日,僵尸即将复活。更让玉强害怕的是这行字是用血写的,而且没写多久,因为,血还在延着柜子往下流。玉强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冷汗不由自主朝衣服外冒,他的头脑飞速旋转,他只想知道一点,今天几号。2000年12月肯定没错,但今天到底几号呢?这时,他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害他差点跳了起来。原来是他们。

玉强失了魂的挪进了屋,发现他们三个神情紧张,用怪异的表情看着他。他们递给玉强一叠资料,玉强却无心去看,问到:“今天几号?”“29号。”其中一人回答。“走,赶快走,带上这些资料和那本书赶快走。”其他三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玉强坚决的语气和坚定的表情不允许他们多问,他们把一些有用的东西塞进包里,准备离开。这时,门外却想起了有规则的声音,像是跳远时才会听到的那种声音。玉强他们害怕得互相躲在一起,一动不动,连出气也变得小心翼翼。玉强想,难道,它已经复活了。字串8

声音越来越近,离他们所在的馆长室越来越近。终于,那声音逼近门外。四人的心已提到了嗓子眼,就差没叫出来了。咦 ̄那不是那个看门人吗?他不会故意吓我们吧。借着附近楼房的灯光,四人看到,看门人闭着眼睛,一副熟睡的模样。难道,他有梦游症?此时,四人不敢往坏处想,只好故做轻松的自我安慰。看门人就那样跳到了屋外走廊尽头,又回转身,向来的方向跳去。直至声音越来越远,四人不约而同地长长舒了口气。他们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赶快离开这里,弄明白那些资料和书。

他们谁也不敢走在最前面,谁也不愿走在最后面,只好四个人并排着走。如果不是在这种诡异的气氛里,他们四个这副模样会让人想起鬼子进村。

终于走到了楼下,玉强四处张望着,他很奇怪看门人到哪里去了。接着,四个人眼睛都直直地盯着一个地方,就是那间放棺材的小屋。此时小屋里烟雾弥漫,什么也看不清。四人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发疯似的冲出了文化馆大门。不过,还好他们没看清楚小屋里的状况,不然,一定会吓得魂飞魄散。棺材盖,已经被打开了。字串3

冲出文化馆大门,四人紧张的神经才稍稍松弛了一点。小言的父母出差去了,家里就他一人。他们决定去小言家仔细把那叠资料再看一遍,虽然已经很晚,但顾不了那么多了。

星期六魔王无限元宝版

光之契约破解版

天使纪元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