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阻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阻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夸张还是事实中国SNS收入超过国外同行

发布时间:2020-02-11 06:19:14 阅读: 来源:电阻器厂家

北京时间4月6日消息,据国外著名博客TechCrunch报道,中国的社交网站正在飞速发展。三名专家对此进行了深入分析,探讨中国社交网站采取的不同于美国社交网站的商业模式,指出中国社交网站更依赖于小额收入和销售虚拟商品。这三名专家分别是:乔治?古都拉(George Godula),Web2Aisa的创始人,该公司致力于做东亚创业企业的孵化器,并向有意进入中日韩三国市场的西方创业企业提供咨询服务;戴维?李(David Li),社交网站应用程序开发人员,他曾开发Growing Gifts,同时还曾开发一个早期的聊天系统OnChat;理查德?余(Richard Yu),生长于西雅图,现在生活在中国,他向总部位于上海的互联网创业企业提供咨询,同时还撰写自己的博客。下面是正文内容:

中国SNS网站

尽管中国互联网市场急速增长,规模不断扩大,在线用户已经达到3亿,但诸如Google和Facebook这样的国际互联网巨头却很难从中获益。中国网民平均年龄非常低。据统计,66.7%的中国网民低于29岁,更有35.2%的网民的年龄在13岁到19岁之间。在这些网民当中,社交网站和娱乐性的应用软件最受欢迎。

诸如Facebook这样的国际公司还在不断采取各种措施,努力赢得更多的中国市场份额,并努力创造各种富有生命力的商业模式。

与此同时,它们的中国同行已经建立了具有盈利能力的商业模式,其每年收入实际上已经达到了数十亿美元。不幸的是,即使采用中国同行的商业模式,美国的社交网站也很难获得成功。这是因为中国用户的文化背景和行业实践不一样。下面是三名专家对此进行深入分析的有关内容:

中国社交网站由本土企业主导

电子公告板(Bulletin Board Systems,BBS)在中国的互联网发展过程中一直发挥了主导性的作用,对于中国的社交互动领域来说,BBS还将是最受欢迎的在线平台之一。据统计,中国的注册用户账户超过了30亿,80%的中国网站都有自己的BBS系统。不过,这些注册用户通常都是匿名注册,并且往往同时有好几个账户。值得注意的是,在2008年的社交网站服务中,许多网站要求实名注册,这项服务也已取得爆炸性的增长,有19.3%的网民开始定期使用这些服务。

尽管中国的社交网站非常受欢迎,但这个市场是由中国的本土企业主导的,西方的社交网站在接受中国的文化和满足用户期望方面,存在不少的困难。Facebook的中国市场份额排名在15名之外,而MySpace只有600万的用户。值得一提的是,默多克曾经提出,在MySpace启动中国业务之后两年,要实现5000万用户的目标。

与此同时,中国的社交网站却在飞速发展。例如领先的腾讯公司的Qzone,致力于吸引10多岁的年轻人,甚至可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腾讯公司近日宣布,该集团2008年的收入超过了10亿美元。

随着全球经济衰退持续发展,广告收入不断下降,全球社交网站企业都深受打击。但Qzone的收入中只有大约12%来自于在线广告业务,其它的收入都来自于诸如应用程序和网络虚拟角色(avatar)等虚拟物品的销售收入。2009年,中国的互联网广告支出预计将达到17亿美元,占全部广告支出的4%。相比较而言,美国的在线广告支出预计将达到257亿美元。因此,中国的在线广告支出并不是很多,而且主要花在四大新闻门户网站上。这就迫使大多数“较小”的网站寻找更有创新性的方式,从其流量中获得收入。

网站的目标客户是从中国农村地区进入城市寻找工作的工人阶层。是中国第二大受欢迎的社交网站,其注册用户高达1.3亿。与此同时,中国的学生则蜂拥而至校内网,注册用户大约有4千万。校内网的母公司千橡互动公司(Oak Pacific Interactive)获得了诸如软银公司等投资者共约4.3亿美元的融资支持。开心网则是一匹黑马,它在2008年年中从无到有,以火箭般的速度迅速发展成拥有3千万注册用户的社交网站。开心网的主要目标客户是中国大城市里的白领阶层,它采取富有争议性的邀请技术和其它各种方式吸引了大量的用户。

中国社交网站的飞速发展有各种原因,或者是因为其巨大的市场规模,或者是因为其文化背景。对于中国社交网站所使用的一些应用程序而言,它们会实质上强制新的用户邀请其他人加入,并在成为其在线网友之前还要执行任务,这也是比较常见的现象。一旦新的网友加入,他们需要与社交网站和广告进行更多的互动,这在西方社交网站来说相对比较少。尽管这种商业模式不可能在美国市场进行复制,但是,如果Facebook或者MySpace这样的公司想在中国具有竞争力的话,吸收这种商业战略和文化思维方式的部分内容是必要的。

所谓开放的社交网站在中国并不是完全开放截至到2008年年中的时候,MySpace是中国唯一一家支持OpenSocial(一个试图在通过主机端以及开发端建立起的开放式网络平台)的社交网站。尽管Google做出了许多的努力,但仍然很少有大型的社交网站乐于接受OpenSocial标准,即使接受也缺乏热情。目前,有一些半信半疑地支持OpenSocial标准的企业,例如City!N、以及商业网络天极(Tianji)和BBS天涯(Tianya)。也有一些社交网站曾宣布加入OpenSocial但后来从未实施过该标准,反而选择了F8风格的API,这些网站有豆瓣(Douban)、海内(Hainei)和新闻门户网站搜狐。截止到目前,尽管中国的谷歌团队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中国社交网站最受欢迎的前50个应用程序中,只有一个使用的是OpenSocial标准。

校内网、和Myspace中国的应用程序数量和装机量

当校内网和最初设立其各自的平台之时,它们的服务团队在服务条款中提出苛刻的条件,实际上堵死了其它网站试图分享其用户群并获得收益的机会,这引发了程序开发人员的愤怒。这些开发人员针对社交网站发起了好几次的公共性抗议,甚至设立了网站,反对向这种“虚假开放”的平台提供伪善的支持。这些社交网站的管理层对此迅速回应,把服务条款调整得更为合理,允许开发人员能够获得有限的收益机会。

不幸的是,绝大多数的社交网站继续无视“开放社会(Open Social)”实践,在与第三方处理商业实践时,宁愿选择更为熟悉的“关系范式”(Guanxi paradigm)。“关系”这个术语描述的是,在社会关系中如何获取影响力和获得好处的基本动力,是中国社会的一个基础性概念。对于社交网站来说,这意味着它们不需要对开发开放性的系统过于重视,它们更关注的是通过单独和面对面的方式处理与第三方的问题。新的开放社会网络平台(或者更准确来说,“选择性地开放”),例如雅虎关系(Yahoo’s Guanxi)、腾讯校友(Tencent’s Xiaoyou),为诸如五分钟(Five Minutes)这样的开发商设立了第三方应用程序开发平台,但却对其它的开发人员置之不理。

除此之外,广告销售收入也受到了社交网站自身的严格控制,尽管设立了一个标准,要求应用程序开发人员缴纳3.5万美元的费用,用于运营其自己的广告收入应用程序。但直到现在,没有一名开发人员愿意支付这笔钱。

Keso号称是中国的头号科技博客。在TechCrunch请求其对这篇文章提出看法的时候,Keso对目前的形势进行了总结,它指出,“尽管现在已经拥有了一个开放的平台战略,但中国的SNS仍然仅仅处在与对手进行应用程序竞争的水平上。”

校内网最受欢迎的5大应用程序

最受欢迎的5大应用程序

模仿Facebook仅仅是起点中国的网站以其所谓的C2C战略闻名,或者说是“复制到中国(Copy to China)”战略。中国的网站在发展社交网站、其它所有的web2.0、电子商务服务以及应用程序市场方面,都是采取的这种战略。在Facebook采用其F8开放平台一年之后,校内网依样画葫芦,在2008年7月宣布了其开放平台战略。校内网上的程序开发组织xCube吸引了对第三方程序感兴趣的个人和公司。其中,中国的外包服务开放商,例如Apptz和Ismole,在Facebook应用程序开放上富有经验,它们在数月之内就发布了好几个应用程序, 吸引了数百万的用户,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与此同时,应用程序领域也受到了来自国外类似程序的压力。从Facebook上复制的流行应用程序,诸如“好友买卖(Friends for Sale)”和“停车大战(parking war)”等游戏,在中国每一个社交网站获得了广泛的欢迎。不过,其它的领先社交网站,例如和Comsenz!的Ucenter Home(类似于),在校内网之后,也很快启动了自己的开放平台。

中国的成为全球第一家向API支付开放的社交网站

在中国的社交网站模仿国外的现有社交网站的同时,它们也在努力创新商业模式,稳定其应用程序开放者和网站用户群之间的关系,创造可以盈利的市场。开心农场(Happy Farm)据称是中国最为流行的应用程序,通过在各种不同的平台上进行安装,该程序每个月能获得7.5万美元的收入。根据中国应用程序研究机构Appleap的说法,中国社交网站应用程序的装机量(install base)总价值为450万美元。

“开心农场”游戏截图

市场曾广为期待Facebook在F8开发商2008大会上宣布开放其支付系统。但Facebook没有能够针对用户创造出一个集成性的系统,用于买卖应用程序。中国的社交网站在这个领域却迈出了非常大的一步。2008年,宣布向第三方程序开发者开放其支付系统,成为了全世界首家开放此领域的社交网站。用户通过向支付一定费用,可以获得虚拟货币,然后可以用于购买第三方程序。社交网站和程序开放商按照五五分成的办法分享收益。

另一方面,Facebook没有向其程序开发商开放其支付系统。如果第三方程序开发商把Facebook的用户重新指向其自己的网站和支付处理器,这些程序开发商通常会失掉Facebook令人信任的品牌效应,并不可能获得绝大部分潜在的收益。

与此同时,诸如Becomedia这样的公司正在同进行合作,提供类似于OfferPal(该应用程序可以让用户通过点击广告或参与注册获得虚拟货币)风格的程序,通过每次点击获取收入或者每次行动成本(cost-per-click/cost-per-action ,CPS/CPA)这种方式,为中国的虚拟货币商业模式提供支持。CPS/CPA是中国互联网广告领域中增长最快的行业。这意味着,程序开发商的收入是来自于其用虚拟货币所换来的现款。

中国最受欢迎的应用程序开发商五分钟(Five Minutes)公司的一名员工确认,中国社交网站应用程序的三个基本收入模式如下:广告收入分享、通过虚拟货币实现收入、为著名应用程序提供定制化的开发服务。但是,中国另一个富有盛名的博客Herock也表示,随着大公司逐步进入应用程序开发市场,它们将占据主导地位,并从其规模优势中获取收益,因此,个体性质的程序开发者将很难再开发出最受欢迎的应用程序。

Facebook和其它西方社交网站可以向中国同行学习的东西

如果社交网站获取利润是如此的容易,那么,Facebook为什么不向第三方应用程序开发商开放其API支付系统呢?尽管中国应用程序领域中的一些进攻性和侵扰性很强的内容难以在西方市场里进行复制,但更深层次的问题是,创造一个富有生命力的商业模式有很多的难题。由于西方的公司也在努力争取获得稳定收入,这些制度性的问题使得西方的公司不能以中国同行相同的方式进行创新。

Facebook最近已经宣布启动一个“信用点数(credits)系统”。这个系统似乎很难吸引用户花钱,也没有满足用户购买社交应用程序的需求。Facebook或许很担心成为一个应用程序的买卖市场。因为Facebook等社交网站很不愿意被贴上社交游戏网站或者社交应用程序商店的标签。相反,Facebook等网站标榜自身是充满活力的用户互动性网站。如果Facebook网站开放其平台以致成为了一个应用程序商店,它们的主要收入来源将被归类到一个固定类型,导致市场质疑其150亿美元的市场估值。所以,它们当然不想被贴上“游戏平台”的标签,也不想完全依赖销售应用程序这种数字小玩意获取收入。

正如1849年在美国出现的淘金潮一样,绝大多数淘金者在淘金未果之后陷入破产境地,而中国的商人却趁机发展起来。看起来,对于西方人来说,西方的社交网站如何在中国建立富有生命力、具有扩展性的商业模式仍然是一个难以破解的中国古代秘密。

广州代理记账公司会计

广州代理记账财务公司

注册公司咨询

企业并购顾问

中山注册公司资金要求

广州代理记账注册公司

相关阅读